铸心剑魂 · 莫邪篇!《神都夜行录》全新剧情SSR妖灵「莫邪」上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神都同人馆

【涂山爻x降妖师 BG】比想象中重要

2021-09-30

依旧按照惯例降妖师没有姓名,自己代入即可。

看到新活动“织取星辰梦三生”涂山夜那个part里爻叔竟然挂了,我真的是是%¥#%#@……了,敲里马,涂山夜出来挨揍!

 

剧情大概就是:降妖师在得知在那个梦境中涂山爻死了之后,要求再回溯到那个梦境的过去去救他。

基本上就是降妖师一开始不知道自己喜欢涂山爻,经历了这事之后受了大刺激,去救完那个是世界的涂山爻之后回到自己本身的现实之后才和涂山爻解开心结的故事。

 

1.

 

“对了,大祭司呢?怎么没有看到他?”降妖师下意识地左顾右盼,自从来到这个由阿织创造的青丘梦境,她就没见过涂山爻——这位总是瞎操心、十分护短、表面上对人族十分警惕却对她十分照顾的狐族大祭司。在青丘,她最仰仗的就是他了。

 

“前几日,大祭司刚刚去世,因为战时从简,所以,暂时先火化了。”涂山小月冷冷地开口了,她的神情里满是麻木的冷静,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她说的不是她的至亲、青丘大祭司涂山爻,而是别的什么人。

 

降妖师却浑身一震:“什么?”她下意识地吐出一个疑问句,满脸的不可置信。但涂山小月却已经转过身去,不知道是不愿意再谈,还是已经真的已经麻木了。

 

降妖师没有想到这里的涂山爻竟然伤得如此之重,竟然直接……她不敢想象也不能接受一个没有涂山爻的世界——这到底是怎样一个黑暗的世界啊?

 

哪怕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阿织的梦境,却还是心下猛地一疼,她抓住自己的胸口,很久没缓过一口气。这感觉,竟然比想象中还疼。

 

怪不得涂山小月对涂山夜下了杀心,这个世界的涂山夜活该千刀万剐!

 

不行,不能这样。

 

“阿织!阿织!”降妖师在内心急切地呼喊道,“出来,阿织!”她顾不得自己如今显得多么鲁莽了。

 

“如何?降妖师。”阿织打着哈欠慢慢现出原形,“我还没睡够呢。啊,你脸色怎么如此苍白?”

 

“我要回到这个世界的早些时候,涂山爻还没有死的时候。”降妖师斩钉截铁地说。

 

她本来以为阿织会说出“这恐怕办不到哦”,“这个梦境的命数已定,你改变不了的”之类的话,没想到阿织却点点头,说:“这是小事,我马上送你过去。”于是,阿织又念叨着什么,降妖师眼睛一晃,出现在了战场之上。

 

降妖师之前没有去过真正的战场,她警惕地扫视四周,“哀鸿遍野”不足以形容她身处的环境。到处都是鲜血、残肢断臂和狐族的呻吟声,这场狐族的内战十分惨烈。

 

在哪里?爻叔在哪里?降妖师顾不得自己受到的冲击,而是定下神来寻找涂山爻的下落。大地此时猛地一震,西边的山坡那,几条淡紫色的巨尾直冲云霄,表达了主人的愤怒之情。

 

“涂山爻,你也是男儿之身,为了青丘奉献了上千年,你所受到的苦累和歧视还不够多吗?连人族都知道能者胜之!凭什么我们公狐不能执掌大权,只配跟在那些鼠目寸光、偏居一隅的母狐屁股后面打杂?”化身为狐的涂山夜健朗的声音直穿云霄。

 

“她是你姐姐!”涂山爻的声音已经略显虚弱,降妖师心中一凛,连忙往山坡那跑——她只能看到涂山夜的尾巴,看不到涂山爻的样子。

 

“什么姐姐不姐姐,她不配做狐族组长,她是谁我都要赶她走,甚至……我可以杀了她。”涂山夜冷酷的声音让降妖师心中震颤,“爻叔,我最后一次尊称你为爻叔,你若不肯和我走,那就休怪我,无情!”涂山夜咬牙切齿道。

 

降妖师终于跃上山坡,她先看到了在一边昏迷不醒的师姐,不过她身上血迹不多,身体也在起伏,应该只是暂时昏迷了。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只被血污染红了的白狐,后腿已经无法直立,半跪在血泊之中,他咬着牙,却还护着师姐,怒目圆睁地瞪着涂山夜:“我对人族千防万防,没想到最后置狐族于此境地的是自家人,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会跟你走的,你杀了我吧!不过,你若是把人族降妖师也杀了,那你就等着自食苦果吧!”说完,白狐仰天长啸,发出一阵悲鸣。远处,似乎有哪只狐族也有所感应,也发出阵阵悲鸣。

 

“胡说!我将带领青丘狐族走向前所未有的辉煌,你和姐姐,还有所有反对我的人,包括这愚蠢的人族,都是这路上的绊脚石而已,受死吧!”

 

紫色的狐狸抬起双爪,利爪在月光下闪着致命的寒光。就是现在了!降妖师扔出自己的武器,化身巨大的牢笼,暂时定住了巨兽。她冲到涂山爻面前,用她在两只巨狐面前显得格外渺小的身躯挡住了涂山夜的攻击。

 

“酸与!”降妖师大吼一声,酸与应声幻化而来:“来,看我的眼睛——”把涂山夜打出几丈之外。“雨师姐姐!”降妖师又唤出雨师,巨大的雨珠直接砸了涂山夜的脸上,让惧水的涂山夜抱头鼠窜,也砸伤了他。

 

“该死的人族降妖师!一个又一个地坏我大事!”涂山夜愤愤地捂住伤口。

 

“滚开!”降妖师用尽全身力气怒吼,竟然吼出一阵声波,把涂山夜又往远处弹了一点。涂山夜对这突如其来的帮手没辙,竟然直接跑了,颇有些狼狈。

 

降妖师腿一软,抱住了浑身是血的涂山爻,他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眼睛都睁不开了。

 

但他还喃喃着:“降妖师?”

 

“是我,是我,你安全了,爻叔。你先封闭元神休息一下,我把你带回青丘,让小月姐姐帮你看看。”涂山爻疲累地点点头,化成一颗还沾着血的元神丹,降妖师把他小心翼翼地放进乾坤袋中,立刻唤出坐骑,把一旁昏迷的师姐也带上,一起奔向青丘。

 

2.

 

因为降妖师到的正是时候,涂山爻虽然皮外伤颇重,却没有致命伤口,涂山小月一人就能医治,涂山爻很快就在昏睡中从原来的狐狸形态慢慢恢复到了人形。只是还一直昏迷不醒,可能是失血过多。

 

师姐已经被送回皇宫精心调理了,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皇宫了。

 

但降妖师总算放下心来,而涂山小月却一直不能接受涂山夜竟然能对涂山爻下这么重的手。可以看出,她的心还是冷了下来。

 

“既然涂山夜执意如此,那我们也奉陪到底,不剿灭叛党,誓不罢休!”在家族会议上,涂山小月冷冷地说道。但在她这一方的,多半都是较为古朴、信仰和平的族人,他们不能体会涂山小月的心情,所以一时间议论纷纷。

 

“降妖师,请你帮我们。”会后,涂山小月请求道。

 

看着这样斩钉截铁的涂山小月,降妖师叹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在她的世界,一切都向着美好的地方进发,而在这个世界,却走向了这样一个深渊。

 

但是涂山小月这,老幼妇孺和心地善良、没有战斗力的公狐偏多,加上大祭司涂山爻重伤未愈,而涂山夜却集结了一众好战分子,多是年轻气盛又不满青丘传统的年轻狐狸,她若不帮,胜算着实不大。

 

这个梦境尚未结束,她就必须留在这继续经历这个梦境的故事。

 

坐在涂山爻的床头,看着他还紧闭的双眼,降妖师心里还是一阵后怕。如果是在她的世界,涂山爻也遭遇这样的不测的话,她一定……一定会手刃涂山夜。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这么做,但她一定会这么做。

 

降妖师发现自己想念自己世界的爻叔了。这次出门,因为知道是涂山夜相关的梦境,她为了防止出现两只一样的妖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没有带上涂山爻,她现在有点后悔了。

 

自己世界的涂山爻,多么温暖呀。

 

“怎么哭了?”一声虚弱嘶哑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降妖师的念想,她下意识抹抹眼睛,竟然真的湿漉漉的一片。

 

“没,没什么。爻叔,你醒啦!渴不渴?”降妖师蹭地跳起来,也不管涂山爻是不是真的要喝水,就给他倒了一杯,扶着他坐起来。

 

涂山爻接过水喝了几口,又还给了降妖师:“谢谢你,降妖师。”他郑重地说,不知道是在感谢她给他倒水还是感谢她救了他。

 

“应该的,应该的。”降妖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涂山爻说,他像是知道她为何在此,“小月不应该为难你了。你们人族为我们青丘一族已经做了很多了。此次虽然公主没有出大事,却也万份险峻,你们……不值得为我们冒险。”

 

“值得的!”降妖师脱口而出。

 

涂山爻扯出一个无奈地笑容。降妖师可以看出,经过这一役,涂山爻也变了许多——他看上去有些苍老了,眼神中的神采也黯淡了下来。

 

她心中无名之处又开始疼痛。

 

“你现在的样子像只小兔子。”涂山爻突然说,“眼睛红红的,脸鼓鼓的。”说完,他轻轻笑了起来,但很快又被自己给呛到了,咳嗽了起来,差点没把伤口又崩开。

 

降妖师连忙轻拍他的背帮他顺气——不过,他这话说的降妖师心里痒痒的。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涂山爻突然叹了一口气:“你若是狐族的女子该多好。”

 

“啊?”降妖师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涂山爻摇摇头,然后他又说,“阿夜……我是说,涂山夜,他有没有和你说过一个故事,关于你们人类禹的故事。”

 

“说过。”降妖师点点头,“阿……涂山夜觉得,大禹抛弃妻子,弃涂山氏不顾,是个人渣。”

 

“其实不是这么一回事。”涂山爻笑了笑,“那是他自己的解读罢了。当初你们人类的大禹被救上岸之后,涂山氏确实照顾了他,而按照狐族的传统,女子救了男子,男子就需要……咳,以身相许。”

 

“???”

 

“当然,现在的制度已经有所改进,非我族类,就一概不实行此条规定。”涂山爻忙着解释道,“所以,当时,狐族把大禹等于是囚禁了起来,不让他回到人族中去。”

 

“……”

 

“最后他好不容易逃出来了,没想到涂山氏不顾族人反对,一狐追了出来,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大禹无奈才接受了她……所以才有了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当然,其实故事的最后,大禹和涂山氏还是得到了幸福,虽然这过程不太容易。”

 

涂山爻又笑了笑:“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或者涂山夜说的任何一个版本,毕竟我们都是道听途说罢了,大禹来青丘的时候,我尚未出生。”

 

“所以我说,可惜你不是狐族女子。”涂山爻说,“不然,我要为青丘奉献一生的计划就要被打破了。”

 

降妖师一瞬间就羞红了脸,没想到涂山爻这个老古板撩起人来也这么厉害,她结巴起来:“我……我……”却想不到说什么,最后只能说,“我……还是会为你们而战的!”

 

3.

但是,降妖师却没有真的为青丘而战,而是在第二天就被阿织唤回了现实世界。

 

像是还沉浸在那个梦里,降妖师十分不解为何阿织终止了这个梦境。

 

“我再不终止,就会出大事情啦。”阿织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根本听不出会出多大的事,“哎,我给你看看你还留在那里的后果吧。”说完,她幻化出一面水幕,映出了那个世界的情况——降妖师在战场上正面应对涂山夜等狐族,对方毕竟是有着几百年修为的妖,群起而攻之后,降妖师不敌,身陨!

 

“你的意识如果当时还在那里,元神也会受损的,所以我及时把你唤回来了。”阿织摆了摆手,“那个世界就是那个样子……”阿织作势要把水幕收回。

 

“不,别收。”降妖师突然瞪大了眼睛,她看到涂山爻得知她的死讯之后,突然陷入狂暴之中,不管自己尚未恢复,仍然冲到前线,和涂山夜缠斗起来,最后,两只狐狸浑身是伤地滚下了万丈悬崖,涂山小月派人下去寻找,最后找到两具狐狸的尸体,而且,从样子来看,涂山夜还有余力,想挣扎着逃生,却被涂山爻死死困住,同归于尽,模样十分惨烈。

 

降妖师流下了泪来。

 

“哎呀哎呀,都不想给你看了……说了那个世界就是那个样子,你以为你救回了涂山爻,其实在那里,他的命运之星早就已经陨落了,你救也没用,只能救一时。这就是命运,你再努力挣扎,还是会回到那个原点,你也没有办法的。”阿织这才收回水幕,她拍拍降妖师的脑袋,“好了,不要难过了,在这个世界,涂山爻的命数还长着呢……啊,我是不是又泄露了什么?我可什么都没说哦……我要去睡午觉啦。”说完,阿织一溜烟跑没影了。

 

被悲伤冲击的降妖师这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要把无力感和伤感都宣泄出来。

 

等哭完一阵,她才开始结阵,前往青丘。她无论如何要见涂山爻一面。

 

现实中的青丘青山绿水,丝毫没有梦境中战火风飞的模样,让降妖师平静了不少。

 

直到她看到涂山爻,心情又不稳定起来。涂山爻正在那“教训”着小狐狸们:“以后看到人族都当心着点,不要随便接他们送给你们吃的东西,他们准没安好心,当心吃完东西你们就失去意识,然后醒来发现尾巴少了一条!”

 

小狐狸们被吓得瑟瑟发抖,直喊人族好可怕啊。

 

降妖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泪花也在眼睛里爆了出来。她连忙背过身去抹了抹眼睛。

 

涂山爻闻声朝她这看来,也意识到她听到了什么,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这个人族小姐姐的东西你们可以吃。”

 

降妖师听罢,又笑了,也哭得更凶了。

 

涂山爻察觉出她的不对劲,连忙说:“你们去玩儿吧。”把小狐狸们都赶走,然后他大步上前,低头看着降妖师,“年轻人……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伤心?谁欺负你了?不哭不哭哦……”

 

听着他和哄小孩似得哄自己,降妖师的心一下子变得特别柔软。

 

“你看看你。”涂山爻拉开她捂住自己脸的手,“像小兔子似的,眼睛红红的,脸鼓鼓的……”却没想到,降妖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一下子就扑进了他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怎么了呀?”涂山爻纳闷地很,却也没有拒绝降妖师的“投怀送抱”,而是体贴地环住她拍着她的后背,“是这次阿织带你出去碰到什么情况了?”他试探地问。

 

降妖师却摇摇头,不肯说。她现在只想感受活着的涂山爻,他切切实实地站在自己面前,而不是……死了。

 

涂山爻却好像知道了点什么,说:“阿织那的梦境多半都不是真实的,你不用太往心里去……知道珍惜眼前人,就好了。”

 

降妖师重重地点点头,然后还抽抽搭搭地就拉住了涂山爻的衣领。

 

“?”涂山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个人族小姑娘强吻了。

 

降妖师因为哭得厉害,还一抽一抽地,所以牙龈直接撞上了涂山爻的嘴唇,让她疼得又往后一缩。

 

因为初吻才进行了不到一秒就被自己给破坏了,降妖师开始生自己的气了,她松开了涂山爻的领子,自暴自弃地想要退出他的怀里,却被涂山爻猛的一拉,他托住她的后脑勺,直接上前,再次吻住了降妖师。

 

涂山爻薄薄的嘴唇温柔地含着降妖师的嘴,然后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降妖师的唇缝,降妖师张开嘴接纳了他,两条舌头厮磨在了一起,直到降妖师差点无法呼吸,涂山爻才放开她。

 

他还捧着她的脑袋,说话时候呼吸喷在她脸上,很痒:“我不知道你在阿织那看到了什么,不过我希望你至少……对我负责。”他顿了顿,又说,“我可是要为你放弃为青丘奉献一生的计划的。”

 

降妖师噗嗤笑了起来,把鼻涕泡都差点喷在涂山爻脸上,她连忙后退了一下,尴尬地抹了抹鼻子。

 

“我……”

 

“大祭司在吃人族姐姐的嘴巴!”不知道哪来的小狐狸突然喊道,“大祭司骗人!大祭司明明自己想吃独食!被我看到了!大祭司好坏啊!”小狐狸撒泼道,“我也想吃人族姐姐的嘴巴!”

 

“什……”

 

“不许!”涂山爻突然凶狠起来,“这个人是我的!”

 

“呜哇!我要告诉小月族长!”小狐狸一溜烟跑了,一边跑一边还说,“大祭司骗人!大祭司在吃人族姐姐的嘴巴!大祭司不让我吃!大祭司凶我!呜哇哇哇——”

 

“噗!”降妖师忍不住想笑。

 

“笑了就好。”涂山爻伸手抹了抹她还带着泪花的脸颊,“所以,怎么说?”

 

降妖师红着脸问说:“你是青丘的大祭司,你也做得很好,我不想你为难。而且……而且,我们人和妖……你又一直……”

 

“这些,再从长计议吧,毕竟也不是没有先例。”涂山爻又拉住了降妖师的手,“现在,我想……再吻你一次,好吗?”

 

—END—

 

接下来是惯常的甜蜜蜜番外

 

番外一

 

在一切发生之前。

 

“今天天气不错,年轻人,我们喝一杯吧。”涂山爻向降妖师发出邀请,降妖师欣然接受。这段时间被风伯、扫晴娘轮流灌酒,她自认为自己酒量已经锻炼出来了。

 

结果没想到三个回合连败,还出了一个臭招,直接把降妖师灌趴下了。涂山爻自己都觉得太快了,但降妖师喝酒的动作太快了,他拦都拦不住。

 

“我的头好晕。”降妖师站都站不稳,涂山爻连忙越过桌子,把小姑娘抱进怀里。她的身上除了酒味,还有一股淡淡的桂花香。

 

估计又和她师叔泡过澡了。

 

涂山爻心里一阵不舒服——又和人拼酒,又孤男寡女地泡澡!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心里为什么这么不舒服。

 

因为喝多了,降妖师的脸红扑扑的,埋在涂山爻毛茸茸的领口,很是舒服,于是就不动了,抱住涂山爻的腰就不放了。

 

“你喝多了,去睡觉好不好?”涂山爻和哄小孩似的问。

 

“不嘛,我还没喝醉,再,再来!”然后她又说,“呜……还好先泡过澡了,不然脏脏的,怎么睡觉……”

 

想到她和谁泡澡,涂山爻牙齿又发酸了。

 

不过喝多了的降妖师一直很乖,也没有闹,就是晕乎乎地粘在涂山爻身上,涂山爻直接把她抱起来,往回走。

 

“哟——”风伯飘了过来,“喝趴下啦?”他猛地凑到降妖师耳边说,“你家阿爻他只会出2和3,好容易好容易就打败啦——”

 

涂山爻瞪他一眼,继续往前走,留下风伯在那咯咯咯地笑。

 

“真的吗?”降妖师睁着眼睛迷茫地问,“阿爻你只会出2和3吗?”

 

不知道是被那声阿爻给惊到了,还是感觉尴尬,涂山爻咳嗽了一声:“咳……”他顿了顿,说,“是的,对你我只会出2和3。”

 

“那我下次赢定啦!哈哈!”降妖师傻笑了起来,然后她拉住涂山爻的衣领,在他脸上猛地亲了一口,吓得涂山爻差点松手,“我家阿爻最好啦!”

 

那一刹那,涂山爻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是他活了上千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悸动。

 

他领悟过来,自己完蛋了。

 

而降妖师已经在他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番外二

 

降妖师后来才知道是涂山爻拜托阿织演了这么一出,真不愧是老狐狸啊,追人追得这么别出心裁?!

 

但是降妖师后悔也来不及了,一人一狐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只能和涂山爻冷战了。谁让他间接地让她这么伤心过。

 

结果涂山爻很委屈了,说当初只是告诉阿织让她编织个梦境让降妖师感觉到他的心意,结果没想到阿织编了这么狗血的剧情,看降妖师哭都让他心疼死了,只是也没想到最后效果还挺好?

 

“去死啦!”降妖师气呼呼地拍了涂山爻一巴掌。

 

涂山爻搂住她:“你舍得?”说完又亲上了。

 

青丘一族的族人表示没想到涂山爻这个青丘第一老古板谈起恋爱来这么让人眼睛发酸。

 

——真的END——

一下午开心地写完了!嘻嘻嘻!自我治愈,达成!

《神都夜行录》适龄提示

1.本游戏是一款国风妖怪收集角色扮演手机游戏,适用于年满12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2.本游戏剧情和角色基于《山海经》等中国志怪古籍改编,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生动鲜活、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以单机玩法为主,也有部分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3.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4.本游戏以中国神话传说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国古典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在游戏中可以体验盛唐时代的人文风物,领略古典神话传说的魅力。游戏生动展现了丰富多彩的诗词、绘画、音乐等中国传统美学,辅助玩家形成基础的审美能力。本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此外,玩家还可与其他玩家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收获积极正面的情绪体验。

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