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呼名绘妖图!《神都夜行录》全新SSR妖灵「万象·白泽」降临神都!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神都同人馆

【涂山爻×你】尾巴可不可以只给我摸?

2021-09-30

【涂山爻×你】尾巴可不可以只给我摸?
一.

你回宅邸时,涂山爻正缓步在庭院里走着,银灰色尾巴露出点尖儿在衣袍外一晃一晃的,勾着柔软顺滑的弧度。

若是不知他底细,你定以为他是藏了只狐狸在袍子里面,那狐狸调皮地拽着他袍角,只把尾巴露在外面,随着他走路的幅度晃上一晃,宛若无骨似的翻着卷儿拉扯着你的视线。

你自小就爱极了这毛茸茸的小动物,司里阿猫阿狗都被你逗弄了个遍,连团子都不能幸免于难。若被你捉到这小狐狸,肯定要将它从头顶摸到尾巴尖,手指骚着它耳朵,软乎乎的放到手心里揉一揉,再......

好吧,打住,你知道那分明就是大祭司的尾巴,哪来什么小狐狸。

祭司大人见你回来,向你点头示意,便又要转到池塘另一侧去了。他端方成熟的脸上没有丝毫不得体的表情,嘴角也只是微微抿起露出一抹浅笑来,十足的长辈问候孩子的神情--如果不是他晃了一下那只泛着深灰色的毛绒的尾巴尖尖儿。

你又一次猛的捂住了自己的心脏!

妈呀涂山爻怎么能这么可爱!

这几百岁的老狐狸他卖萌!

他见你神情呆滞的样子,疑惑地问了句,“小友是否还要听上回没讲完的故事?”

他说这话时神情十分认真,尾巴顺着句尾疑问的语气划上一道,优雅地身后摆了个弧。

“听,听。”你结结巴巴地应道,实则心里的小人已经捂上了脸尖叫。

这萌我买了还不行吗?

来来来,多少钱一斤,都拿来不要停。

二.

最初召唤到涂山爻时你着实激动,你嗷呜了一声窜上前抱住他的大尾巴,差点哭出了声。

那冒着金光的ssr标志那么低调奢华有内涵,明明白白地擦去了你满脸的锅灰,从此让你站起来,脱去非籍,大踏步往北奔赴欧洲。

你以为你以后可以左拥司羿右抱伯牙,每天闲时看看弈秋下棋,听听小月唱歌,没钱了还可以去跟河伯钓个鱼,这是什么神仙生活啊!

你怀着对未来的美好畅想,开始了在降妖司的生活。每天勤勤恳恳做任务打副本,赚钱修缮宅邸,添置家具。钓鱼挖宝,无所不精。

于是,一个月后,你还是只有一个爻叔。

当你看到掌司大人身后跟着的一溜儿金乌河伯无支祁时,你微不可闻地嘤咛了一声。

你安慰自己,没关系,你这不是还出了爻叔吗?你不非,真的。

当永宁师姐告诉你,每个初入降妖司的弟子都会受到祈福庇佑,前二十次召唤必定出现ssr时,你嘤咛出了声。

你到城郊杏花村买了壶酒,坐在村头大柳树下喝完,然后看向青丘的方向,满眼惆怅。

你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看到正喝茶的祭司大人时,强忍了半天上手薅他尾巴的冲动,带着哭腔问了句,“你是不是被我强迫的呀?”

前二十次召唤必出ssr=不是自愿受召唤而来=是被你强迫的。

你在脑子里完成了这个等式的换算便揣着酒气问了出来,语气委屈又认真,宛如一个几百斤的傻子。

啊不,几百斤的孩子。

三.

酒醒时,你特别想投洛河自尽。

太丢人了,你随手扯过一旁柔软的被角捂住了脸。

涂山爻是青丘族祭司,自受召唤来到你身边便成为你收妖修行的一大助力。平日里他稳重温和,从来都待你如同族内后辈,十足的耐心和气。你便也做出个乖乖受教的孩子模样,即便心里对他存了什么遐思也从不流露出来,对祭司大人是十成十的尊重。

一是你存了心思想讨他喜欢,二是你也的确不敢惹恼了他,毕竟他若是走了,你或许连唯一的战力都没了。

可昨天那壶酒,彻底暴露了你的戏精本质,什么乖巧大方,端方沉稳,修行认真全都如同喂了狗。

太惨了。

你把手中的柔软死命按在脸上,以平复发烫的脸颊,还把那毛茸茸热乎乎的表面往皮肤上来回蹂躏。你的眼睛蒙在那一片温热里,脑子里乱成一团。

该怎么和他解释?

说我昨天喝醉了酒,认错了人?

不行,那样他肯定以为你寡廉鲜耻,四处留情。

说我恰好听了回书,记了句词?

也不行,那样他又会觉得你品味低俗,不务正业。

说我只是对祭司您有些不该有的心思?

完全不行,你怎么能把这想法说出来。到时正直肃然的祭司大人必定避之不及,连话都不会和你再多说两句。

你正纠结着该怎样面对他,却发现手中你以为是被角的东西动了动,然后顺溜溜地从你手中滑出半截,你下意识地拽住,却忽而发觉这是温软的皮毛,还有着血脉的微微鼓动感。

这是一条尾巴。

一条狐尾。

你定眼一看,你正睡在自己床榻上,而身旁还躺着让你心心念念的涂山爻。他和衣而睡,一向整洁的袍子压出了褶痕,少见地有了些凡尘的俗气,而不是那么端庄正经,仿佛拒人千里之外。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手里正握着他的尾巴尖儿,不愿松手。

他见你醒来,才松了口气,将尾巴抽了回去,“小友,你......”

他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你昨夜抱着我不撒手,还揪着我的尾巴不放......”

!!!

几句话仿如惊雷砸下来,你没听完他说什么,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好,便逃也似跑出了屋。

你坐在后院的井边叹了口气,头发凌乱,坐姿介乎蹲田埂旁抽烟的西北老大爷和当街撒泼耍无赖的小屁孩之间,沧桑中带着些许颓废和桀骜。

若制造尴尬算是一种修行的话,你大概不日便要登峰造极,开门立派了。

太丢人了。

四.

后来你的日常修行成果十分惨淡,妖气净化没什么贡献,等级考核能拖便拖,甚至连高深一点的街头小妖闹事都差点没平定下来。

掌司大人找你询问此时,你却支支吾吾半天都没个解释,他只好拍拍你肩膀,“你来司内没多久,若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及时同我说。”

你黯然地点点头,心里却颇不是滋味。

这几日你躲涂山爻躲得勤快,宅子虽不大,你却能不与他打照面便不打。他在书房看书,你便去浴池泡澡;他在花园散步,你便在亭台下踟蹰;他在池边小憩,你便去厨房无聊地拣豆粒儿。

自那天过后,你每每回忆自己的言行举止,就恨不得钻到地里去,把自己脑子的东西过滤个遍再出来见人。

你从未想过,若有一天被他厌弃了,改如何自处。如今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只好缩头乌龟般拖延下去。

你以前为了能多同他待在一处,不惜把所有体力都用来给他打金行书页和素材,一股脑地塞给他。不管什么战斗,都恳请他陪同,即便属性被克制也乐在其中。

可如今没了他的跟随,你连个能战的大妖都没有,常常带着一众小妖修炼过关,打打副本。可你当初就未在它们身上投入太多精力培养,他们也自然力不从心,常常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那些小妖欺负,在场上四处躲避。若是遇上什么大妖,甚至吓得几天都回不过神。

你戳了戳灯笼妖鼓起的小脸,看着它委屈巴巴的神情,心里忽然就软成一团。

“好啦好啦,”你把它抱进怀里揉了揉,“以后不再勉强你们啦。”

是的,你最终还是要面对的,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

是死是活,总该有个说法,即便被他厌恶了,也总该去道个歉。

你鼓起勇气,推开了涂山爻的门。

五.

涂山爻走了。

这是你翻遍了整个宅邸得出的结果。

他既没在书房里读书,也没在茶室中品茗,甚至连他最爱去的花园小径中都不见他的身影。整个庭院都感受不到他的妖气。

你这才慌了,坐在池塘边想着该怎么办。

他怎么能走呢?

他是你遇到的第一个大妖,岁月和力量在他身上凝成那股让你安心且信服的气息。你初来乍到时尚懵懂,他便带着你走过了城墙土巷,走过了杏花村的河畔,走过了定西镇的寸寸黄沙。

你那时什么都不知道,也时常犯错,他便像对待族中后辈那样耐心地指导你,在你失败时安慰你,不管怎样,只要有他在身边,你都能坦然面对。

这老妖怪正经又可爱。他常觉得自己老了,却还是忍不住同年轻的你说些有趣儿的话题,言语中一露出什么不合年龄的语气和神态,便要马上轻咳一声,端回个祭司的严肃之态,脸却悄悄地泛了红。

这老妖怪又十分温柔。他虽时常教导你要勤修行,享乐有度,却每每在你为司内事物烦劳时帮你分担,他在族中时想必也是个十足宠溺孩子的前辈。

他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好到你甚至都忘了要同他有个界限。

你紧紧捏着手里的符纸,这是你召唤出他的那张,你一直都没舍得丢弃。你甚至记得那是酉时三刻,你站在走廊的石桌前,怀着几分忐忑几分期待地转动了罗盘,灵力涌动,然后你就看到了个颀长的身形立在黄昏的风里,银发玄袍,眉目柔和。

自那以后,你就如同找到了归属的倦鸟。

书桌前摆满了他爱的志怪传说,堂屋里一一摆上了狐族热衷的装饰,整个庭院里都充斥着他来去的气息。

他却走了。

甚至没有和你说一句话。

六.

团子这些天忽而安静下来,许是察觉了你的消沉,它很少再同你拌嘴撒娇,而是默不作声地提升了好几阶的修为。

当它带着你冲破一众小妖的包围自己却毫发无损时,你忽而发觉,原来你少了那人也并非不行。

你摸摸团子的脑袋,把手中的琥珀递给了它。

它把那透亮晶莹的小物件放在鼻头顶了顶,然后高兴地收下了,欢脱地蹦哒向草丛,欲打滚时忽然转头对你说了句,“听说近日来青丘边界有其他妖族进犯,连族内祭司都被惊动,赶回了青丘。”

说完便钻进灌木丛里,拿屁股对着你。

你这才明白,原来它天天一到傍晚就跑的没了踪影,不是贪玩,而是给你打探消息去了。

你还没来得及感谢,那团子便扭了扭屁股,把脸埋在灌木丛里,“我恰好在河伯门口的小妖那儿听到了,才不是帮你问的。”

它哼了哼,没好气的说,“你再不把那老家伙找回来,团子就要被你这不争气的家伙累死了。”

你伸手去抚摸它头上柔软的耳朵,它却一个打滚躲开了你的手,你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傲娇的性子哪来的。

不管怎样,你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放下了。涂山爻离开并非是厌恶你,而是为了其他事,一想到这儿,你的心情便轻松了许多。

你回到屋内匆匆拾掇了物什便要往青丘赶--毕竟你还是放不下那老妖怪。若是那儿真出了什么,你兴许也能帮上些忙。

待你打点好行李是已是月至中天,你在走廊外反复踱步,思忖着到了青丘后该如何同他自然地搭话,蓦然间却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那是一股清冽而润泽的香味,似金桂却又清淡许多,虽清淡却不寡淡,浓郁而随性地荡漾在晚间的风里。

你循着那香味儿一直经过书房茶室,直至你自己的房间,忽而发现你的书案上的花瓶里,不知何时插着一朵将开未绽的重瓣花朵。淡紫色花瓣不胜娇嫩地半拢着,如同裹着面纱的玉女,含羞带怯地露出一点点沾了水意的花芯。

你讶然,摸了摸一旁掩映的翠绿枝叶,却猛然间感受到那股熟悉而强大的妖力。

涂山爻就在离这儿不远处,这朵花也流露出他的气息。

你的心跳怦然加速,推开门跑了出去。

七.

你最后在后院的浴池中找到了他。

他浸在温水中,把柔软的银发松松地拢成一束,正低头查看着什么。

你凑近过去才发现,原来竟是他胳膊上划出了一大道血印子,不知道为何人所伤,瞧上去狰狞可怖。

难道他族中的祸乱竟如此严重?连他这样修行的大妖都受了伤。

“你怎么了?”你站在池边关切地问。

他似乎是在仔细观察伤口,没有注意到你的到来,便被忽而转过来的你吓了一跳,埋在水深处的尾巴猝然扬起,“哗啦”一声,在水面挥出一道轻盈透亮的水幕来。

你被溅了一身的水,呆呆地抹去了脸上的水珠。他却似乎是被你这模样逗乐,嘴角抿起浅淡的笑来。

衣服几乎尽湿,你便干脆也换了身浴袍同他泡在一起,窝在温水里抱着膝盖看他。

“青丘可有遇到什么灾祸?降妖司亦可助力。”虽然明知这老妖怪恢复能力惊人,你看着他的伤口,却还是不免担心。

“灾祸?”他疑惑地皱眉,随即舒心一笑,“只是几个小妖抢地盘而已,小月早已处理好了。”

“那你急忙着赶回青丘是......”你的话说到一半便没再继续,你不敢再问下去,也害怕听到不想要的答案。

是你醉后的丑态吓到他了吗?是你的态度让他为难了吗?

你低了低头,把一半的下巴尖也埋在水里,忐忑不安。

他却问道,“你没看到那株紫姝?我此番回青丘,便是为你摘了那花回来。”

他活动了下胳膊,“实在是老了,一不留神竟被那灵草割伤。”

他又缓缓道,“时常受你所赠之礼,却不曾回应,实在不应当。那日你喝醉了酒,忽而拽着我,说什么......”

他似乎有些不自在,你却清楚地看到他红了面颊,不知是热气所蒸还是其他的什么缘由。

“说什么......‘不要离开’,‘心悦’种种醉后之语。我便想着,是否是我以往疏于关怀,才使你如此患得患失。”

他隔着水雾对你笑了笑,湿漉漉的尾巴在水里懒洋洋地勾了个圈儿,“毕竟,我可从未想过离开。”

你见他眉眼朦胧,一时竟不知该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思绪全被这水汽和他低沉悦耳的嗓音悠悠地漾作一团。

反应过来后,只余满心的欢喜。

几日不见,你才得以明白古人所谓“如隔三秋”的涵义,如今只这样看着他便觉得岁月宁静。

不知是不是近日里思虑过度,连夜的难眠。在这样温柔熨帖的水温里,你开始昏昏欲睡,眼前的东西如同蒙了雾,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恍惚间,你听到他轻轻唤你的名字,让你回屋去睡,你却沉沉入梦不愿醒来,只哼了一两句便耍赖似的睡了下去。

你似乎感觉到有顺滑的皮毛松松地勾住你的腰,有人将你从水中揽起。又似乎有唇贴过额头,带来一阵泛着体温的柔软。

如此安心。

八.

你后来才从小月口中得知那株花的来历。

青丘西南之山,至高峰顶,寒岩陡壁,草木难生。背阴之巅有灵草,色如苍石,形如锯齿。十年一花期,伶仃独树,素荣且郁,其名紫姝。

这花开得太孤寂也太珍贵,那处山崖陡峭,即便凭运气攀了上去,也未见得能能看到花开。也正是因了它的美好珍贵,狐族便流传了一个传说,若能把紫姝摘下,送到心上人手中,则两人必定细水长流,不再分离。

这花花期实在短,又实在脆弱,即便掐准了那每逢十年的花期,也未必能在它凋零之前取回山下。曾有人连着三天没有合眼,只为等它花开,却还是因为最后一刻的疏忽而错过。故而,这传说便也只是传说,几乎从未有人真正见过紫姝。

你听到这故事时,着实呆愣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后,连手中的符都没画完便匆匆跑回了宅邸。

那老狐狸依旧在慢悠悠地散着步,你追上前去,便又要邀着你讲故事。他还一口一个“小友”,一口一个“年轻人”,仿佛那带着无数绮思的礼物不是出自他手一样。

“那个.......我已经知道紫姝的涵义了。”你听完了他那故事,在心里酝酿了很久,才慢吞吞地将话说出了口。

这回轮到他愣住了。

你看到他一向深邃的眼睛有了异样的颜色,他不自在地握拳放到唇边轻咳一两声,轻声应了句,“你知道......便好。”

一瞬间,你心里仿佛炸开了烟花。

“那你,以后就只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好。”

“尾巴也可以只给我一个人摸吗?”你不要脸地得寸进尺。

半晌,你才看到他神色变了变,似乎是很为难的样子。

你暗自后悔这话未免太失分寸,却听他缓声道,“尾巴,原本就只给你一人摸过。”

End

保底20抽只有爻叔,至今没有其他ssr。

我哭泣。

可是爻叔真的可爱呀。

《神都夜行录》适龄提示

1.本游戏是一款国风妖怪收集角色扮演手机游戏,适用于年满12周岁及以上的用户,建议未成年人在家长监护下使用游戏产品。我们鼓励家长根据未成年人的实际情况管理其游戏行为,家长可以关注“网易家长关爱平台”微信公众号、拨打官方客服电话95163611或者登录网易家长关爱平台(https://jiazhang.gm.163.com/convoy/)查看具体指引。

2.本游戏剧情和角色基于《山海经》等中国志怪古籍改编,不会与现实生活相混淆。游戏画面生动鲜活、配乐明快,玩法基于一定难度的思维判断和肢体操作,以单机玩法为主,也有部分需要多人配合进行的团队玩法,鼓励玩家通过沟通、思考和提升达成目标。游戏中有基于语音和文字的陌生人社交系统,但社交系统的管理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3.本游戏中有用户实名认证系统,未实名账号不能登录游戏。认证为未成年人的用户将接受以下管理: 游戏中部分玩法和道具需要付费。未满8周岁的用户不能付费;8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5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200元人民币;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用户,单次充值金额不得超过100元人民币,每月充值金额累计不得超过400元人民币。 未成年玩家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晚20时至21时登录游戏,其他时间无法登录游戏。

4.本游戏以中国神话传说为主题,人物设计、背景音乐等创作融入了大量中国古典文化元素,有助于传播中华传统文化。玩家在游戏中可以体验盛唐时代的人文风物,领略古典神话传说的魅力。游戏生动展现了丰富多彩的诗词、绘画、音乐等中国传统美学,辅助玩家形成基础的审美能力。本游戏玩法具有较强的策略性,有助于锻炼玩家的思维能力。此外,玩家还可与其他玩家互相交流配合,共同完成游戏目标,收获积极正面的情绪体验。

img